会是一次注定失败的革新吗,纳达尔声援戴杯改

2019-10-20 12:05 来源:未知

通讯员阿呆报道

原标题:搭上亿万富翁的新戴维斯杯,会是一次注定失败的革新吗?

图片 1

上周末的戴维斯杯,纳达尔“又双叒叕”开创网坛新记录。背靠背横扫科尔施雷柏及小兹维列夫,西班牙人在戴维斯杯取得24连胜,位居历史第一。在五盘三胜的红土赛事统治力(104胜2负)不减,纳达尔再夺法网前景备受看好。

图片 2

皮克为网坛改革做主题演讲。

图片 3

“一个亿万富翁怎么能参与并入股职业网球最重大赛事之一?一切都在谈钱,而不是为国出战,这让戴维斯杯完全没有意义。”谈起戴维斯杯赛制改革,两届大满贯冠军休伊特明显带着抵触情绪。近日,由罗德·拉沃尔、约翰·纽康比、肯·罗斯威尔及帕特·拉夫特组成的澳洲“名宿帮”,集体发声讨伐戴维斯杯改革。

“18个国家、1个城市、1个星期、世界锦标赛。”打开戴维斯杯官网,你会发现这是这项创立于1900年的百年赛事在2019年的新定位。

“无论是身体和精神上我都做好了准备,戴维斯杯是我今年顺利完赛的第一项赛事。”独得2分帮助球队实现逆转,纳达尔如是说道。事实上,世界第一完全可以歇到蒙特卡洛复出,但极具爱国情怀的他选择提前回归为国而战。  

在新提案中,戴维斯杯将取消主客场赛制,比赛被压缩至一周内进行,参赛队伍定为18支。如果ITF三分之二的成员认可新赛制,那么该提案即可顺利通过。

自从2018年8月ITF在奥兰多以71.43%的高票通过“戴维斯杯改革计划”之后,围绕着这项古老杯赛的讨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对4夺戴维斯杯冠军的纳达尔,顶级团体赛冠军诱惑力或许不再成为参赛主因。考虑到西班牙国家男队目前处境,31岁老将义不容辞前往瓦伦西亚出征戴维斯杯。作为队伍核心,纳达尔在球队1比2大比分落后时力挽狂澜;作为精神领袖,西班牙人忘乎所以为队友助威。毫无保留将激情挥洒于西班牙“斗兽场”。会是一次注定失败的革新吗,纳达尔声援戴杯改革。  

图片 4

日前,作为改革计划的最大推动者、戴维斯杯合作伙伴Kosmos集团的老板皮克拉上了自己在巴萨的队友梅西“入伙”,同时再次澄清自己并不是以“网球外行”的身份去网球界赚钱,更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印在戴维斯杯的奖杯底座上。

“我之所以热爱戴维斯杯,是因为它会给我团队归属感。”团体赛感受队友教练鼓舞,主场体验球迷疯狂呐喊,“爱国者”纳达尔许下承诺:“今年我可能会继续出战西班牙剩余的戴维斯杯比赛。”值得一提的是,西班牙与法国的戴维斯杯半决赛在9月中旬进行,这可能影响纳达尔参赛罗德?拉沃尔杯。因为从法国飞往芝加哥,对即将年满32岁的纳达尔是不小考验。西班牙人会连续第二年捧场罗德拉沃尔杯?更多取决费德勒是否对好友“威逼利诱”。  

“我对戴维斯杯的未来深表担忧,如果提案中的改变开始执行,这项最好的团体赛将难以存活,真正伤感的是所有国家的年轻一代几乎看不到他们的民族英雄。”作为1983年、1986年戴维斯杯冠军成员,帕特·卡什不希望本月进行的戴维斯杯改革提案能顺利通过。

但是,面对当下的多方面阻力,皮克会将戴维斯杯引向何方呢?

纳达尔对戴维斯杯的热爱,不仅体现于在他义不容辞为国出战。对于外界批评声居多的戴维斯杯改革,16届大满贯得主也持包容态度。“有时候你需要一分为二的去分析事情。戴维斯杯模式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它很特殊也很不错,正如你看到的那样。但目前它难吸引顶级球员参赛。”  

今年初,ITF宣布与巴萨球星皮克创办的Kosmos公司展开一段为期25年总金额高达3亿美金的合作,意图就是帮助戴维斯杯实现改革。

图片 5

“我认为改革会是很好的尝试,希望它能取得成功。很明显,当现有模式不再发挥作用时,是时候去寻找新的解决方案了。而且戴维斯杯不温不火的现状已持续了很多年,它会是不错的尝试。”身体力行捍卫戴维斯杯精彩,纳达尔希望男子网坛的团体赛事恢复昔日风采。当然,他会借助出色竞技状态,带领西班牙向第五座戴维斯杯冠军发起冲击。

图片 6

2019年2月14日,皮克在戴维斯杯抽签仪式现场。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

而Kosmos在选择比赛举办地时计划与美国亿万富翁拉里·埃里森联手,他们希望在加州举办这项赛事,财大气粗的后者是甲骨文集团的执行主席,同时也是印第安威尔斯赛的老板,拥有印第安威尔斯网球公园的设备所有权。在福布斯财富榜上,拉里·埃里森排名全球富豪榜第10位,资产超过了800亿美元。

展开剩余92%

“对于ITF协会和Kosmos公司提议的新的戴维斯杯模式我感到非常兴奋,我会全力支持这项计划。我乐于接受新的想法和契机,这也是我为什么不仅提供书面支持,而且会成为这项赛事投资者的原因。”73岁的埃里森说。

皮克和网球的情缘

图片 7

作为前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副主席阿马多·伯纳乌的外孙,皮克就是传说中“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

作为Kosmos公司的主席,杰拉德·皮克在Twitter上回复说,“就我个人而言是非常公开地欢迎埃里森先生加入这个项目。”

皮克的童年并不只有足球,网球也占据了非常重要的部分。“小时候我踢足球也打网球,之所以选择足球是因为我觉得我会在这个项目里做到更好。”

不过在充满戴维斯杯情结的名宿看来,与亿万富翁的强强联手略显激进,革新并没有让戴维斯杯真正“复活”,改革后的这项团体赛事甚至不能称为戴维斯杯。“ITF提倡的这项赛事不是戴维斯杯,你不能称之为戴维斯杯。”休伊特说。

长大后,皮克依然会在巴塞罗那的The Real Club de Polo俱乐部打球,那是一家创建于1897年的体育俱乐部,他和父亲一样都是会员。

图片 8

自从2013年和拉丁歌后夏奇拉结婚之后,这对夫妻也经常会被拍到去打网球或者观看网球比赛。他们经常会出现在巴塞罗那公开赛的现场,为西班牙天王纳达尔加油助威,也会现身罗兰加洛斯或者温布尔登,感受大满贯赛事的魅力。

相比前职业球员扎堆反对,现役选手对于戴维斯杯改革倒是容纳很多。“这是个值得一试的倡议,”纳达尔3月份在阿卡普尔科谈到。“显然,当原有模式不再完美奏效时,你必须找寻新的方案,戴维斯杯陷入这种情况已经很多年了。”

即使是在足球场上,关键时候他的脑海里也还是会偶尔跳出网球。

对革新举手赞同的还有德约科维奇,他说:“我说过很多年了,当下戴维斯杯模式确实不奏效,截止目前这种赛制非常糟糕。顶级球员并不会经常参加戴维斯杯,你会在一年参赛,随后一年便不会参赛。改革后它将吸引到更多关注,包括赞助商、媒体以及球迷。”

2007-2008赛季的欧冠决赛中,曼联和切尔西在莫斯科的卢日尼基体育场通过点球决胜。4比4后,只要接下来出场的特里打入点球,蓝军就将获得球队历史上的第一座欧冠奖杯。

图片 9

“我想到了网球比赛的赛点,胜利和失败之间只有一个球的差距。”坐在“红魔”替补席上的皮克在自传《回归之旅》里写道,“命运让特里踢丢了那个球,随后安德森和吉格斯都顺利进球,我们的门将在最后时刻挡出了阿内尔卡的射门。”

小威廉姆斯的教练莫拉托格鲁对改革同样持支持意见:“戴维斯杯需要改变,这一点毋庸置疑。当法国队在2017赛季夺冠时,他们在打进决赛前没有碰到一位Top 40。整个夺冠进程他们只在决赛遭遇戈芬一位世界前十。它表明了这项赛事的现状。”大牌球员疏离,让戴维斯杯陷入不温不火难的境地,存在感越来越低。

2017年,已经在足球领域集西甲、国王杯、欧冠、欧洲杯、世界杯冠军于一身的皮克拓宽了自己的商业领域。 他拉上乐天创办人、主席兼首席执行员三木谷浩史、盛力世家董事总经理屈永恩等成立Kosmos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甲骨文公司老板 Larry Ellison也是他们的合作伙伴。

ITF主动求变寻求自救值得表扬,但他们试图打造崭新网球团体赛的想法没有得到球员广泛认可。

图片 10

图片 11

皮克为戴维斯杯改革费尽心思。

“他们选择做出和ATP打造网球世界杯一样的变革,几乎一模一样——赛期一周、多支队伍参赛、都能拿到赛事奖金。然而它不会再有戴维斯杯的应有氛围,这对戴维斯杯略显糟糕。”谈起改革方式,法国球员普依批评ITF缺乏创新精神,如此一来男子网坛将出现两项高级别团体赛事。

新戴杯的运营模式

“戴维斯杯会和网球世界杯产生竞争的,最终结果就是一项赛事‘吞噬’另一项赛事,”拉奥尼奇说。“我认为在任何运动中,两项世界范围的团体赛无法同时存在,这甚至在足球运动中都不曾出现,就更不要说在职业网球能存留下来。”

在创立之初Kosmos就关注网球,他们是ATP日本网球公开赛的赞助商,而2018年的工作重心则是ITF旗下的戴维斯杯。

一旦ITF本月通过了戴维斯杯的改革,它与ATP的相互较劲将陷入白热化。

西班牙队世界杯夺冠的经历给了皮克灵感,他希望能够将“世界杯”的概念带入网球,以赛会和盛会的形势来吸引更多的观众、媒体、转播商和赞助商。

图片 12

为了实现这一点,他从2018年初开始和ITF接触。在成功地将自己的“戴维斯杯改革计划”提交ITF奥兰多年度大会审议之后,他在甘伯杯上只踢了半场球,就于去年8月15日从巴塞罗那飞往奥兰多,参加8月16日的投票。

ATP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克莫德表示,网球世界杯将在2020年正式加入巡回赛。这项总奖金为1125万美金团体赛事在1月初的澳大利亚举办,它会尽量减轻对球员赛程安排及备战澳网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网球世界杯会为24支参赛队伍提供应有积分。

在得知计划以超过71%的高票得到通过后,他和Kosmos公司的商业伙伴们一瞬间全部跳了起来。“这个夏天我度过了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他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

TAG标签: 必赢娱乐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娱乐发布于网球,转载请注明出处:会是一次注定失败的革新吗,纳达尔声援戴杯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