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兹维列夫除了摔拍子,还剩下什么

2019-09-15 10:09 来源:未知

再联想到年初澳网赛,郑泫、埃德蒙德与克耶高斯的95后风暴,真是不由令人感叹——四巨头年代不可能永远持续,这帮95后中必出大满贯冠军。现在就要看看,95后的大满贯冠军得主,是再等两年当四巨头的统治力进一步减弱呢,还是有能力以自身实力加速将巨头们推出历史舞台。

在结束了印第安维尔斯之旅后,德国人无疑更期待下一周的另一项ATP1000赛事——迈阿密大师赛。去年,他在决赛中不敌美国人伊斯内尔,收获该项赛事亚军。

“我已经病了一个星期了,我觉得我很不走运,在某个地方染了病毒,就是这样。”这一次,小兹维列夫并没有因为表现不佳而发怒,他将这一切归结为自己“运气不好”。

图片 1

俄罗斯新星梅德维德夫同样也是一位脱颖而出的新生代球员。在今年年初的澳网中,他差一点将最终夺冠的德约科维奇拉下马,这也是小德夺冠过程中最艰难的一场比赛。

当地时间3月11日,在有着“第五大满贯”之称的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上,小兹维列夫以6-3、6-1不敌同胞斯特鲁夫。这是兹维列夫与对手交手五次首次告负,也是后者职业生涯首进大师赛第四轮。

这也不由令人想到,上周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第三轮已没有了纳达尔、穆雷和德约,上一次在大师赛出现这种情况已要追溯到2007年的辛辛那提大师赛。而本周迈阿密,纳达尔和穆雷本就没有参赛,费德勒和德约又首轮出局。上一次在大师赛、大满贯和总决赛级别赛事中四巨头未能赢得一场正赛胜利,更要追溯到2004年的巴黎大师赛——好吧,当时还没有“四巨头”呢!

今年澳网,小兹维列夫又把球拍摔坏了。

之后,他又在法国马赛站赢得了个人第二个ATP单打冠军,紧接着又在迪拜站打进了决赛。因此,已经来到世界前十的西西帕斯成了很多人心目中的“新生代领军人”。

本月两项大师赛背靠背至少打入八强的,除了韩国小将郑泫,还有另一位1996年出身的鲜肉;当然咯,比起郑泫,这枚鲜肉的身材和颜值是真的很鲜美可口。年少成名的他,经过两三年瓶颈处的兜兜转转后,最近两三个月大爆发,世界排名也终于首次打入前30位之中。

虽然折戟印第安维尔斯,但小兹维列夫依然是新生代球员中的佼佼者,年仅21岁的他也创下了不少纪录:

图片 2

而且,丘里奇打球真的很拼。过去六场比赛他全部打满三盘,除了印第安维尔斯半决赛三盘负于费德勒之外,耗费5场15盘击败了弗里茨、安德森以及本次赛事的梅耶尔、索克与沙波瓦洛夫,体现出顽强的求生能力与出色的体能。本站赛事的三场球,他分别耗时2小时56分钟、2小时49分钟和2小时17分钟。

当地时间3月11日,在有着“第五大满贯”之称的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上,小兹维列夫以6-3、6-1不敌同胞斯特鲁夫。这是兹维列夫与对手交手五次首次告负,也是后者职业生涯首进大师赛第四轮。

网球媒体《Tennis World》则认为,兹维列夫无法应对压力且缺乏稳定性,使得自己很容易成为别人的猎物,“他承受的期望很大,但相比之下,年龄大的球员则更加成熟更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记者张奔斗报道

那么,当费德勒已经拿到第100冠,纳达尔在红土保持恐怖战绩,德约坐稳头把交椅的格局下,这些偶尔在大赛中冒头的“90后”、“95后”们究竟何时才能成长起来?

“我感染了流感,就是这样”

除了丘里奇与郑泫之外,本次赛事连续以决胜盘抢七击败埃德蒙德与伯蒂奇的蒂亚弗以及希腊少年希希帕斯,下周也都将创个人最佳排名。再想想本次赛事爆冷费德勒的科基纳吉斯以及近一两年同样来势汹汹的卡恰诺夫、卢布列夫、梅德维德夫、唐纳德森、弗里茨和德米纳尔的美俄澳三国青春兵团,真的让人看到了男子网球的未来。

之后,他又在法国马赛站赢得了个人第二个ATP单打冠军,紧接着又在迪拜站打进了决赛。因此,已经来到世界前十的西西帕斯成了很多人心目中的“新生代领军人”。

在比赛中,他因为不满自己的表现而多次怒摔球拍,甚至吓到了他身后的小球童而引得全场嘘声不断。

说到丘里奇,也令人不得不叹服,本次迈阿密大师赛的男单2/4区真是青春风暴元气满满。除了丘里奇淘汰沙波瓦洛夫之外,另一场第四轮较量也是克耶高斯与兹维列夫两位95后之间的较量。而丘里奇对兹维列夫的八强赛阵容,也意味着必有一位95后打入本次大赛四强;如果郑泫也能跻身四强,95后将占据四强席位的半壁江山!

然而,与小兹维列夫一样,这些年轻的选手们同样缺乏稳定性。在本次的印第安维尔斯,西西帕斯、克耶高斯和另一位“小鲜肉”丘里奇都遭遇“一轮游”,如今仅剩下最稳的梅德维德夫……

“现在最为关键的是要恢复健康,为迈阿密大师赛做好准备,因为迈阿密是我打得较好的比赛,我一直在努力。”

这位曾经以“打得好时像德约,打得不好时像穆雷”的名言闻名网坛的克罗地亚少年,如今正体验从男孩到男人的成熟过程。无论举手投足或是表达看法,都不再年少轻狂;但他从未失去过野心,也不禁令人再次想到他右臂内侧的纹身——“生命中没有比平淡无奇更糟糕的事。”

费德勒:他需要多一点耐心

尤其是在去年的年终总决赛上,小兹维列夫先后击败费德勒和德约科维奇,首次拿到年终总决赛的冠军。他也因此成为自2008年德约科维奇之后,最年轻的ATP总决赛冠军。

网球媒体《Tennis World》则认为,兹维列夫无法应对压力且缺乏稳定性,使得自己很容易成为别人的猎物,“他承受的期望很大,但相比之下,年龄大的球员则更加成熟更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那么,当费德勒已经拿到第100冠,纳达尔在红土保持恐怖战绩,德约坐稳头把交椅的格局下,这些偶尔在大赛中冒头的“90后”、“95后”们究竟何时才能成长起来?

可见,这些年轻人想要打破“三巨头”竖起的坚固堡垒,依然任重而道远。

谁能成为“三巨头”终结者?

“我已经病了一个星期了,我觉得我很不走运,在某个地方染了病毒,就是这样。”这一次,小兹维列夫并没有因为表现不佳而发怒,他将这一切归结为自己“运气不好”。

比兹维列夫还年轻了一岁的希腊少年西西帕斯进步飞升。他在澳网不仅击败了自己的偶像费德勒,还一举打进了兹维列夫从未到过的四强,而本届澳网仅仅是他的第七次大满贯之旅。

TAG标签: 必赢娱乐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娱乐发布于网球,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兹维列夫除了摔拍子,还剩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