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做一个球,在线阅读

2019-10-05 07:36 来源:未知

  伯辣图每天给大家送上美女图,顺带发表一点点无病呻吟式的感叹,但不管怎么写,都不是专栏。

艾米拿着她的结业证书站在那排杨树底下,她说那一刻她什么都没想。

艾米在奶奶家玩的时候,从邻居那个上中学的儿子那里学了一段"快板书"样的东西,听了两遍,就记住了。上学的时候,就贩卖给班上同学了。可能那段"快板书"实在通俗易懂,琅琅上口,班上同学一下就学会了。 那时,艾米的班主任总是叫学生们早上提前十五分钟到教室,朗读课文。每次老师去教室的时候,都能听见学生们扯着喉咙大声读书,你读你的,我读我的,堪称人声鼎沸。班主任的这一政策很得学校赞赏,说比放着学生在操场上疯疯打打高明多了,学校每次集合都表扬艾米他们班。 且说有一日,当班主任往教室走时,发现全班都在读着一样的东西,仔细一听,不由得目瞪口呆,原来她班上的学生正在齐声诵读: 屁, 屁, 屁是一股气,在——你——肚子里——转来——转去,你一不——注意,它就跑了——出去,经过了彼得堡,来到了意大利,意大利的人民恨透了你! 然后是男女声"二错唱":男声:打屁的人——女声:洋洋得意!男声:闻屁的人——女生:垂头丧气! 班主任气昏了头,冲进教室,质问:"谁叫你们读这个的?"没人回答。老师气势汹汹地问了多遍,还扬言要把全班同学的家长都请来,才有人指着艾米说:"是她。"班主任把艾米叫到办公室,猛批了一通,然后问:"为什么你刚才不主动承认?你如果主动承认,我可能还不会请你家长。"艾米辩驳说:"你问的是'谁叫你们读这个的',我只告诉他们这首诗了,我没叫他们读,他们自己就突然读起来了。"班主任说:"我问的就是谁教他们读的。"艾米指点说:"那你就应该把'教'读成第一声。'教'是个多音字,当动词讲应该读第一声,当名词讲才读第四声。你读的是第四声,所以我以为你说的是'叫'。我没叫他们在教室里读。"班主任气急败坏,把桌子一拍:"你——你目中无人,你还指教起我来了,你给我好好在这里站着。" 艾米在办公室站着,进来一个老师,艾米就把"教"的两种读法讲给人听,叫人评理,那些老师也不说谁对谁错,只呵呵地笑。 后来妈妈来把艾米领回去了,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艾米把"教"的故事说了一通,妈妈忍不住笑,对爸爸说:"都是你平常爱'掉书袋',你的宝贝女儿也学会了,今天在老师面前班门弄斧,要写检查了。" 爸爸听说了,也跟着笑:"这不是班门弄斧,人要敢于坚持真理嘛。" 后来爸爸起草了一个检查,艾米抄了交上了事。 艾米可能生来就有点"侦探情结",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翻箱倒柜到处乱翻。父母知道艾米这一德性,总是把"儿童不宜"的东西藏得严严实实的。 那时艾米还没上学,父母可能低估了艾米识文断字的能力,所以没把情书藏好。不仅没藏好,妈妈还把情书从信封里掏出来,丢掉信封,只把信按时间装订起来,像一本本书一样,大大方便了艾米"刺探军情"。 信上那些字,艾米认不全,也懒得细看,但对起头的称呼却大感兴趣,可能是因为爸爸妈妈的名字好歹都是认得的。艾米走马观花地翻了一通,记住了爸爸情书中对妈妈的一系列称呼。刚开始是"秦素芳同志",然后就成了"秦素芳",再往后,就变成"素芳"了,又然后,变成了"芳","亲爱的芳"。可能中间闹了一点什么矛盾,或者是疏远了一段时间,称呼一度变回"秦素芳",并说"请把我的心还给我。"。 艾米只知道"还"字可以读作"hái",不知道也可以读作"huán",以为是"hái给我"。 不知道艾米那样小小年纪,是怎么从称呼的变迁中体会父母关系的变化的,只能说艾米从小就有点"歪",有点"黄",有点"色",总而言之,是体会出来了,知道称呼的字越少,就越亲热,加了"亲爱的",那当然就更亲热了。 有一日,趁父母都在家,艾米就煞有介事、极为庄重地叫了一声"秦素芳同志"。 妈妈一惊,不知道艾米又在装什么神,弄什么鬼,还没问出口,就听艾米一声比一声亲切地叫: "秦素芳—— 素芳—— 芳—— 亲爱的芳——" 然后,艾米严厉地叫道:"秦素芳!请把我的心hái给我。" 妈妈佯怒,喝道:"你这个精拐子,你偷看我的信了?"说完,就来抓艾米。 艾米一边躲避妈妈,一边一声比一声亲切地叫: "秦素芳同志—— 秦素芳—— 素芳—— 芳—— 亲爱的芳——" 已经被妈妈抓住,抱得两脚离地了,还不忘严厉地叫一声:"秦素芳!请把我的心hái给我!hái给我!hái给我!" 据说老爸私下对老妈说:"这个精拐子,把我们的恋爱过程全总结出来了,她要是多识几个字,可以写一篇论文,题目就叫《从称呼的变化看艾秦恋爱关系的进程》。" 艾米不怎么喜欢看《红楼梦》,因为家里的一套《红楼梦》还是线装书,纸张软软的那种,里面有插图,人物形象不符合艾米当时的审美观,所以艾米看《红楼梦》,主要是拿着笔,篡改那些人物形象。 红学家们要是知道了,肯定心疼死了,因为那套线装版《红楼梦》据说是清朝年间出版的,有年头了,想必也有点文物的价值了,"文化大革命"打砸抢都保存下来了,结果却被艾米画了个红红绿绿。 说来真叫人不相信,艾米看了《红楼梦》,别的没记住,那首淫诗的开头几句却记住了。一日得空,逮住妈妈问:"这个字念什么?是什么意思?" 妈妈一看,是艾米写在纸上的一个又大又散、歪歪扭扭的"戳"字,虽然有点忐忑,还是把读音告诉了艾米,并解释说:"有时你不小心,把手戳破了,就是这个'戳'"。 艾米接着问:"那什么是XX?" 可怜艾米的妈妈!一生都没敢用过那个男性生殖器的俗称,臊得满脸通红,盯着艾米,问:"你——你问——这个干什么?" 艾米说:"我想知道'女儿乐,一根XX往里戳'是什么意思。" 妈妈大惊失色,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只知道结结巴巴地问:"你——你——问这——干什么?" "我是你的女儿吧?那XX是什么?" 估计妈妈看《红楼梦》时,看到这种淫诗,都要恶心地翻到一边去,现在却被艾米揪出来,一遍遍细问。妈妈吓坏了,把爸爸叫来,爸爸也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词。两个人嘀咕一通,只对艾米说:"这个词不好,很脏,再不要用了,更不许在外面跟人说,听见没有?" 若干年后,艾米把这个笑话讲给Allan听,他黄而又黄地说:"两个教授没把你讲懂的东西,我一下就把你讲懂了。"

  在哲学家眼里,世界上最无聊的写字人就是专栏作家。伯辣图觉得“专栏作家”这4个字就已经很无聊,不知道怎么还有人甚至会无聊到要做“足球专栏作家”。

“对阿,你也就是引来了五个大婶六个大叔七个大妈八个大爷来围观而已,站就站呗,浑身带色儿忘了吗?”虽然这个嘲讽我觉得放的很漂亮,但是看看眼前的艾米,唉,这个技能又白放了。

  专栏作家就是站在猪圈栏杆里说自己是“作家”的动物。他们每一天都觉得自己很有道理,世界上每发生一件事情他们都立即能发表最客观中肯的评论,甚至感言说早在他的预料之中。或者,无论春节、元宵、情人节、三八妇女节、清明节,他们都是最积极的参加者,总是经历或听说着离奇的故事,总是站在民族和人类价值的高点。

艾米是我小学加初中加高中加大学同学,为什么这么有缘分呢,呵呵,你知道有些缘分,其实是人为的不。艾米那个暴发户的爹(她本人的口气)把她一路安排在我的周围,只因我是一个伪学霸,以为我们在一起可以互相进步互相帮助。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我们从互相关爱变成互相伤害。我睡了她前男友她打了我现男友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哦对了,我也有一个暴发户的爹。

  伯辣图也总是能发表评论,而且让人记恨终生,但通常不在文字里,而是口头说,oral。有次听说一位小师弟对我记恨多年,原因是他毕业时跑到我们班级的“中国校友录”上留言,说自己进了XX部工作,未来希望师哥师姐们多关照。在巴西人伯辣图看来,这个“求关照”的留言是个不折不扣的炫耀贴,充满中国式虚伪,于是公开对其回复:没问题,一定的,XX部和XX部(北外学生最在意的两个部门)就是我的左臀部和右臀部。

“毕业就毕业呗,至于搞这么大吗,差点儿你就进去了,你知道嘛?”艾米这次是见义勇为,本来受害者不是她,只是路过上了个厕所,听见了点动静,寻身而去发现了案发现场。对方万万没想到艾米是个铁打的女汉子,拼了吃奶的劲儿反抗,引发了这场血案。

  多年后,伯辣图听说小师弟对此话的记恨,感到特别委屈。因为伯辣图真的认为小师弟没懂汉语“多关照”的真实含义,如果一个同学毕业进了医院肛肠科,说“未来各位有需要本人一定关照”,这才是真实的关照。

“你还好意思说,那不是你前男友,我是为你打抱不平。”艾米转着眼珠子对我说。“得了吧,我前男友得排到天安门了,不过我俩交叉的前男友可以排到故宫,你说的是哪一个?”没什么,我们相爱相杀,这么多年在一起,审美早已达到惊人的一致,我今天在商场看上的衣服,明天准能在她衣柜里看见。所以第一次当我知道自己男朋友爱上别人中的别人是艾米的时候,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图片 1

“那你这次为什么动手阿?”我问艾米,以前这样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曾经还一起手牵手去捉小三小四,不知道是因为钱多还是人闲,天底下最无聊、最奇葩的事我们都做过,但是她都没有这次反应激烈。

  图片 2

“因为我不想在这样了阿。我不想在这样了。”她没有看我,只是低头说出这些话。我知道接下来她会说什么,急忙打断她,让她看着我,“你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你知道我不会害你,我千方百计的想让你走最平坦的路,这么多年了,我都是为你好阿!”

  图片 3

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收拾东西。“你又去那里了对不对,你每次从那里回来都很不正常,以前只是闹闹情绪,现在要走了是吗?”我哽咽着说完这些,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但是我的心里,其实是麻木的,我知道有这么一天,也早就把这场表演练了一百遍,但是没想到还真能用上。

  图片 4

“你演够了就让开,别再拖着我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这样的人生没有任何意义。”这是艾米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什么都没带她就走了。

  图片 5


  图片 6

“小姑娘真是可怜哟,年纪轻轻的就得了精神病,家里人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自己在家呆了几个月就疯了。”

  图片 7

“听说她好像被朋友骗了,骗的可惨了。回来以后都不会说话了。”

  图片 8

“上了个培训班为了毕业有工作,被人骗到酒吧去了,警察去的时候那个画面哎哟简直没法看。”

  图片 9

----“艾米,她们在说什么,他们脑子有病吧?”

TAG标签: 必赢娱乐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娱乐发布于网球,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愿做一个球,在线阅读